網絡旅游網平臺

跟團旅游,導游下車找人,司機離奇失蹤,真相竟然是...

??谌佑|2020-09-09 06:52:10



前段時間,我的工作好不容易閑下來,手里有點兒小錢,就文青的想去尋找‘詩和遠方的田野’,于是便出去旅游了,誰知這一趟旅游,卻讓我差點兒沒命,一路上發生的事,簡直嚇的人魂兒都要飛了!



奔赴西安


當時決定出去旅游后,我就百度搜索旅游地點,緊接著網頁里便跳出了一個‘狐仙溫泉度假村’,上面的廣告語是: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不怕長得丑,就怕不努力!狐仙溫泉,泡一次,變美變帥一輩子!


狐仙溫泉?這名字可夠奇怪的。


老年間到是有拜狐仙的習俗,狐仙是民間五仙的保家仙之一,除了能保家宅平安,還能保佑后人品貌過人。


不過現在都什么時代了,當人是傻子,都沒讀過書是吧?這不是光明正大的搞封建迷信嗎!


我正看著廣告默默的吐槽,偏偏我有個兄弟老齊正好在旁邊。


老齊這人估摸著是火氣重,從青春期開始就一直長痘,到現在是滿臉的痘印疙瘩,說真的,看著確實挺瘆人的。


他到現在都二十七八的人了,愣是連姑娘的手都沒有碰過。有一回他鼓起勇氣,說要去發廊里給自己破處,結果好嘛……人發廊小妹都覺得寒磣,不愿意賺他的錢,愣是以來大姨媽為由拒客,由此就可以想象,老齊那張臉究竟寒磣到什么地步了。


他一看這廣告語,居然心動了,連忙看了地址,顯示是在陜西秦嶺一帶的一個度假村城鎮,那邊都是搞溫泉旅游的。


看了看報團價,不到兩千塊錢,他就慫恿我說去泡溫泉。


我道:“我覺得我夠帥了,不用泡。這廣告語你還真信啊,跑那么遠,到那山溝里頭泡溫泉,這不吃飽了撐的嗎?再說了,真正喜歡你的妹子,是不會在意你的長相的?!?/span>


老齊聞言哀怨的看著我,說:“從小我爹媽就告訴我,長大了要好好賺錢,不然娶不到媳婦兒,現在我才知道,就算賺了錢,太丑了還是娶不到媳婦兒,你看我這滿臉的疙瘩……你忍心兄弟我一輩子跟自己的右手過嗎?”說完,便不停的對我軟磨硬泡,這小子特別摳門兒,之所以非得拉上我,主要是為了那個二人折扣價。


我被他煩的不行,只得答應了,當即便報了旅行團,兩人第二天奔赴西安。


山中遇險


到了西安,一上車我就后悔了,我們上的是一輛大巴,外表老舊,布滿泥點子,內里一進去,一大股汽油味兒,混合著汽車長時間沒有清洗所散發的異味兒,一陣陣傳入人的鼻腔中。


報團價打完折,還不到兩千塊錢,果然便宜沒好貨,難得休假旅游,卻沒想到是這種糟糕的體驗。


一邊兒的老齊卻是興致勃勃,瞇著一對兒黃豆眼在車里四處亂轉,似乎已經在想象自己變成帥哥,左擁右抱時的美景了。


導游是個皮膚黝黑的中年女人,待人上齊后,便拿著個小喇叭,用帶著陜西味兒的普通話說道:“咱們接下來就要去狐仙溫泉村,車程八個小時,沿途一路都是美景,大山大河,秦嶺橫川,大家可以盡情欣賞?!?/span>


車子的環境雖然不行,但導游確實沒有瞎忽悠人,陜西境內大山大河,巍峨渾雄,沿途的確有諸多美景,因此在車上到也不覺得無聊。


沿途行駛了五個多小時后,我們進入了秦嶺一帶的盤山公路,城市頓時遠離了,極目四望,周圍皆是大山,遠眺還能看見濤濤的‘渭水’。


我們正欣賞著大山大河的美景呢,卻不知怎么的,汽車突然狠狠的往前一推搡,發出一聲刺耳的聲響,緊接著便停了。


“怎么回事?”旅行團中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喊了一聲。


皮膚黝黑的司機回答道:“車子出了點小問題,我下去修,等著,讓導游給大家講點兒故事?!闭f罷,那司機便擰了工具箱下去修車,導游怕我們無聊,便給我們講故事。


這女導演看著黑皮膚、矮個頭,土里土氣的,但故事卻很多,盡講些狐仙鬼魅的鄉野怪談,繪聲繪色的,還真讓人聽的津津有味兒。


我正聽的起勁,感嘆這女導演該去寫小說時,外面的天空卻突然烏云密布,說變臉就變臉,猛地響起了聲聲炸雷,緊接著就是瓢潑大雨,而那司機卻還在外面修車。


豆大的雨點敲擊著玻璃,噼里啪啦的,女導游見此,就止住了話頭,讓我們自己待著,撐了傘下車去幫司機的忙。


雨夜驚魂


這雨下的著實有些大,電閃雷鳴,遮蔽了陽光,天地間昏黑一片,水汽蒙蒙的。


我有些擔心起來,心說這種天氣,在這盤山道路上開車,可著實有些危險啊。


足足等了十來分鐘,卻也不見那司機和導游上來,我正琢磨著這車是不是修不好,我們會不會被困在公路上時,眼角卻突然瞥見,車窗外的公路上,赫然流著一道血水,正被雨水沖刷著,從前方,流到了我們后面的公路上。


我頓時驚的倒抽一口涼氣,猛地意識到:在車前方的司機和導游,可能出事了!否則不可能有這么多血流過來。


我首先聯想到的是修車過程中夾了手一類的,但出血量這么大,肯定是很大的傷,怎么連個慘叫和呼聲都沒有?


想到此處,我立刻起身,朝著前方駕駛位走去,打算看看車前方發生了什么事。


待我走到司機駕駛位上,靠近車頭往外望時,便猛地瞧見,這車頭前方,赫然倒著兩個人!


確切的說,是兩具尸體!看那衣服,明顯就是司機和那女導游,此刻他們卻倒在地上,脖頸上空空的,腦袋赫然不知所蹤,脖頸斷裂的地方,正有鮮血突突的往外冒,被雨水沖刷著往后面流。


“?。?!”


我沒想到會看見這種情形,乍一瞅見,驚得魂兒都飛了,嚇的大叫了一聲,雙腿一軟,整個人啪的坐到了司機的駕駛位上。


我、我是在做夢吧?


他們不過是下去修個車……頭怎么就沒了?


我這一聲喊叫,卻是將車里的其余人給驚嚇到了,很快,靠近窗戶坐著的游客,都發現了車旁兩邊沖下來的血水,一時間汽車里驚叫聲此起彼伏,車里的人完全坐不住,別提多混亂了。


我們這個旅行團,人并不多,加上司機和導游,總共才十四個人。


除了我和老齊外,車上有兩個漂亮的年輕姑娘,看樣子像是女大學生;緊接著是一對兒老年夫妻,約摸六十歲的模樣;除此之外,還有一家四口,是一對兒面目和藹的胖夫妻,帶著一對兒女。


另外一個單獨的中年胖子,一上車就拿著平板看電影。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穿著白體恤的年輕人,上車就塞著耳機,一動不動,一句話都不說。由于他模樣長得俊俏,因此老齊一上車,就開始不停的冒酸水,不久前還暗暗跟我吐槽說:“男人長得帥肯定沒出息,一看這小白臉就只能吃軟飯,看到沒有,他眼角還長了一顆風騷的淚痣?!闭f著,暗搓搓的摸了摸他自己的眼角,然后摸到了一顆痘子,頓時整個人都慫了。


這會兒幾乎人人都在尖叫,就這個年輕人沒有叫,因此還真讓我有些刮目相看。


此刻我嚇的魂飛天外,車上尖叫一聲接著一聲,老齊就跟炸了毛的貓似的,沖我大喊:“臥槽,許二蛋,出事了!”


混亂


我外號許二,因為在家中排行老二,但請把那個蛋字去掉!這樣我們還能做朋友!


被老齊這么一吼,我驚恐的心反而淡定了一些,雙腿沒那么抖了,當即離開了駕駛位往后跑,而其余人沖到前面,看到車頭前的兩具無頭尸,反應簡直比我更慫,叫聲都快突破天際了。


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還算是這車里比較勇猛的!


由于情況太過混亂,我不得不高喊道:“都別叫了!趕緊報警!”


之前看平板那中年胖子臉都嚇白了,哆哆嗦嗦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頭、頭、頭怎么沒了?”


兩個女大學生哪里見過這種場面,抱在一起都快哭了,反而是那一對兒六十多歲的老夫妻,到底是老年人,經歷的世面多,此刻顯得最為淡定。


我喘了喘氣兒,腦子里也是一片亂,道:“我哪兒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可能、可能修車的時候,腦袋被機器給夾了?”話一說出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扯淡,這車子又沒有發動,里面的器械安安穩穩的,怎么可能把兩個人的腦袋,齊刷刷夾下來?

這時,那對兒老夫妻中的一人道:“別說這些了,先報警吧!”


我摸出手機打算撥打110,然而手機的信號不知何時,竟然成了零格,直接顯示了一個紅叉。


靠,沒信號!


“我手機沒信號,換你們的?!?/span>


眾人都紛紛去摸自己的手機,結果沒一個有信號的。


此刻大雨傾盆,我們的車被困在盤山公路上,車頭前面倒著兩具不知怎么死的無頭尸,車旁公路上血水流淌著,手機又沒有信號,這情形,簡直可以去拍恐怖片了。


恐怖升級


我正急著呢,突然,其中一個短發的女大學生驚叫道:“啊,車門怎么打開了!”


眾人聞著聲兒側頭一看,果然,原本關著的車門,不知什么時候,竟然打開了。


而與此同時,我猛地發現,那個穿著白色體恤,戴著耳機聽歌的年輕人不見了。我立刻意識到,很可能就是他在我們一群人驚慌失措的時候,自己打開車門下車了!


我立刻走到車窗旁邊,往外眺望,果不其然,便見那個年輕人,不知何時撐了一把傘,正站在車頭前方的位置,一動不動的,近距離的看著那兩具無頭尸。


我旁邊的老齊倒抽一口涼氣,說:“靠,這小子膽子夠大,居然敢離的那么近!”說話間,那個撐著傘的年輕人彎下了腰,似乎在看車盤下面,這個位置,使得他的頭和無頭尸靠的很近,看的我頓時一陣頭皮發麻,覺得這年輕人是不是有毛病。


而緊接著,他便朝車盤下面伸出了手,似乎在尋摸什么,不一會兒便從車盤下面擰出一樣東西來。


我看見那樣東西時,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忍不住冒了出來,因為那年輕人拿出來的,赫然是一顆人頭!


長頭發,是那個女導游的人頭!


人頭上全是雨水,發絲黏在臉上,失了血的人臉,在雨水下慘白的跟一張紙一樣。


緊接著,那個年輕人將女人的腦袋,放在了她的尸體上,又彎腰往車底下繼續探,這次,他又跟著撈出了那個司機的頭,順勢也放在了司機的身上。


我們車上的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這一幕,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耳里只剩下嘩啦啦的風雨聲,眼里只有那年輕人啞劇似的動作。


片刻后,那人伸出手,用雨水洗了洗自己手上的血水,旋即打著雨傘上了車,他的褲子和鞋子都濕透了,神情相當平靜,一上車,眾人就下意識的后退一步。


醫學生


那年輕人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最后道:“抱歉,嚇到你們了,我是學醫的?!?/span>


學醫的?


難怪會這么大膽,大膽的都有些不正常了!


整個車的人都下意識的松了口氣。


短發的女大學生咽了咽口水,問那個醫生:“你、你剛才是去查看他們的死因嗎?”


醫生點了點,道:“是?!鳖D了頓,他微微皺眉,又道:“下去個人,跟我一起把尸體搬上車,有會開大巴的嗎?”


老齊立刻道:“我會,我爸就是開公交的!”


醫生道:“那好,你去駕駛位上準備著,所有的窗戶都關起來,尸體一搬上車,我們立刻開車離開?!?/span>


那對兒帶著孩子的中年夫妻當即反對,中年男人神情驚慌道:“不行、不行,那么血淋淋的尸體,怎么能搬到車上來,小孩子要嚇壞的,我們應該在原地等警察來處理!”


其實我也贊同這個主意,現在是死了兩個人,這是大事情,而且是莫名其妙死的,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等警察來調查。


再說了,這兒是盤山公路,上來就沒有調頭的地方,要想離開,就得開著車繼續往前走。


難道我們要帶著這兩具尸體,開著大巴,自己一路開到溫泉度假村去?


我們一車的人,幾乎都跟著反對這個年輕的醫生,他頓時抿了抿唇,眼睛瞇了起來,平靜道:“大家最好聽我的,因為我剛才檢查他們頭部的傷口時,發現他們的傷口,是被某種很鋒利的東西給切開的?!?/span>


我道:“機械?”


醫生搖頭說:“不是,車前頭沒有可以造成這種效果的機械?!边@話聽得車里的人面面相覷,神情一個個變得極度不自然起來。

不是因為修車出的意外,不是機械,那么司機和那個女導游的頭,是被什么東西砍下來的?


難道這公路上……這山林里……藏著什么危險的東西?


老齊聽到醫生的話后,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立刻高呼:“關窗、關窗,靠,真他媽活見鬼了!”


醫生緊接著看了我們一眼,說:“誰跟我下去?”


兩個女大學生自然是不動的,那對兒中年夫婦顧著自己兩個孩子,也不動;看平板的中年胖子更慫,干脆裝作沒聽見,將目光轉向別處;到是那對兒年紀大的老夫妻里的老爺子說:“我跟你下去吧,你說的對,這地方可能不安全,先離開再說?!?/span>


我心說這不行啊,這老爺子背都駝了,我一個青壯勞力,我可不能學其他人犯慫啊。


于是我道:“老爺子你留車上,外面雨大,我和這位醫生下去?!奔热灰徇\尸體,也就顧不得打傘了,我們二人下了車,直接冒雨往車頭處小跑過去。


扛尸前行


一下車,冰冷的雨水就滿頭滿臉的打了下來,烏云遮蔽了陽光,大雨滂沱中,遠處的山巒都變得模糊不清,雨水不停的往眼睛里流,看東西都困難。


說真的,我連只雞都沒殺過,去超市買魚都是魚販子殺好的,這會兒一來就讓我搬兩具血淋淋的無頭尸,實在是太考驗心理承受能力了。


但這會兒也是趕鴨子上架,我不上就得讓一個老爺子上,這種事兒無論如何也不能干,否則別人不鄙夷我,我自己都得鄙夷自己。旁邊的醫生,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年紀,他都行,我怎么不行?難不成我比他差?靠,老子是最牛的!


男人,絕對不能說自己不行!


我走到尸體邊上,大氣兒都不敢喘,因為一喘氣,那血腥味兒便直往鼻腔里沖。無頭尸可真夠恐怖的,特別是傷口斷裂處,被雨水沖干凈了血,就剩下白色的死肉和黃色的經腱,看一眼都讓人渾身發麻,惡心的不行。


旁邊的醫生心理素質著實強大,一分也不耽誤,到了地點,二話不說,直接彎下腰,將司機的尸體扛到了自己肩頭,順手抱住了司機的腦袋。


之所以是抱著,是因為這司機是男的,寸頭,抓頭發根本抓不住。


這兄弟還挺仗義的,將司機的腦袋夾在自己腋下,順手將女導游的頭也擰了起來,如此,我只需要抗女導游的尸身就行了。


別看他看起來斯文俊俏,但那扛尸體的利落勁兒,卻真是讓人目瞪口呆,仿佛抗的不是尸體,而是一床輕薄的被子。


那話怎么說來著?人不可貌相??!


醫生這么給力,我也不想被他比下去,當即抹了抹臉上的雨水,也不矯情了,一咬牙,將尸體跟著扛了起來。


在雨水的沖刷下,尸體已經迅速僵硬了,抗在肩上所傳來的那種觸感,簡直難以描述。


就在我倆抗著尸體,打算迅速返回車上時,我眼角猛的瞥見,自盤山公路旁邊的山崖下,猛地竄上來一個東西。


大山上的公路,一般都是一側靠山,一側懸空,懸空地有些落差很低,有些則是懸崖峭壁,非常危險。


雷魈


而此刻,那個東西便是從懸空的那一面竄上來的,那是個小兒般大的黑影,由于速度太快,因此我一時間根本看不清它長什么模樣。


霎時間,我心中悚然一驚,心說這是什么玩意兒?


由于醫生在前我在后,因此那東西一竄上來,便猛的從旁邊朝我撲了過來。


有這兩具離奇的死尸在,我早已經對周圍的環境產生了極大的警惕心,哪兒會讓那東西輕易得逞,它前腳一撲,我后腳便猛地往后退,與此同時嘴里大叫:“小心!”


我這么一退,那玩意兒撲了個空,整個兒趴在了公路上,定睛一看,只見是只渾身黑毛,像猴又像猩猩的玩意兒,四肢很長,前面的爪子長而鋒利,如同刀子一般。


我霎時想到:莫非這兩人的腦袋,就是被這東西給削下來的?不至于啊,這東西爪子雖長,但也不至于能直接把腦袋給削下來,人的頸椎骨,還是有一定硬度的。


那東西趴在地上,身量像個半大的小孩兒,車上的人看見這一幕,紛紛驚呼,那老大爺喊道:“是雷魈!快上車,這東西速度很快,捕獵先割頭!”八成是老年人見識多吧,這老大爺一下子叫出了這玩意兒的名字。


雷魈?


我好像在書上看到過,這是山魈類,不過是山魈中比較少見的一種,速度相當快,總在雷雨天出沒。民間傳說,雷魈是山里枉死的鬼魂變化而來的,碰上雷魈,九死一生,絕對是倒了大霉!


那邊兒醫生已經到了車門口,聽見話頭迅速上了車,而我的前路則被那雷魈給擋住了。


大雨滂沱中,我咽了咽口水,抓緊了肩上的尸身,這一刻,我反而覺得她沒那么恐怖了。


那雷魈反應很快,一擊不中,又反身撲來,利爪如刀,看得人觸目驚心。我此刻身上什么武器都沒有,哪里能和它對抗,情急之下,便將肩上的尸體猛地朝雷魈拋了過去。


尸體畢竟挺大,而雷魈個頭不大,所以被尸體一撞,頓時翻倒在地,我趁著這功夫,立刻朝著車門處狂奔,那醫生站在車門處接應我,我剛到門口,便被他一把給拽了上去。


這一拉一拽間,車門迅速關閉,再一次撲上來的雷魈,一下子撞到了車門上,發出了砰的一聲響。


老齊此刻已經坐在了駕駛位上,見我一上車,二話不說踩了油門,大巴車伴著轟鳴聲,在滂沱大雨中朝前行駛而去。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


這車本來就有問題,之前那司機沒等修好,就死了,此刻車子雖然能動,走起來卻是一推一搡的,再加上大雨傾盆,盤山公路險要,車子根本不敢開的太快,否則一個打滑,就得翻車跌入旁邊的懸崖里。


老齊雖說會開大巴,但也不是經常開,因此技術并不純熟,如今一大幫子人都靠著他,老齊心理壓力巨大,一邊開車一邊緊張道:“你們別催我啊,一催我就急,靠,這車怎么跟公交車不一樣,太他媽難開了!”


醫生抹著臉上的水,安撫道:“不要急,安全第一,我們上了車,應該就沒事了?!?/span>


只可惜那個女導游的尸身我沒能搬回來,如今大巴的走道里,只放著那男司機的尸體人頭,以及那女導游單獨的一顆頭。


就在二十分鐘前,女導游還繪聲繪色的給我們講各種山野故事,卻沒想到一轉眼,竟然就只剩下一顆頭了。


那對兒中年夫婦此刻坐在最后面,看管著自己的孩子,不讓他們看見前面的尸體。


由于尸體放在車門前方這一片,因此其余人也都是盡量往后走,一時間,前方的一大塊地方,便只剩下我、醫生還有駕駛位上的老齊。


外面那雷魈見我們的車開走了,急的嘴里發出一陣怪叫聲,混合著雷鳴大雨,依然清晰可聞。

……


?
未完待續 ? ? ?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長按掃描下方【二維碼】繼續閱讀~~~



Copyright ? 網絡旅游網平臺@2017

双色球跨度500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