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旅游網平臺

老婆去世三年,旅游時見個小孩長得像老婆,跟蹤他到家我崩潰大哭

教你會做美食2020-09-06 10:29:38

001 生子工具

  喜慶的婚房里,霍沉香攤開纖細的手掌心,嫩白的掌心上沁出一層薄薄的汗水。

  此刻,她的心緊張得快要跳出來了!

  不敢相信,她今天結婚了。

  雖然這場婚姻沒有華麗的婚紗,也沒有浪漫的新婚儀式,甚至連新郎都沒有出現,一切簡陋得不可思議,可是,她還是很開心。

  因為……她嫁給的人,是陸景天!

  陸景天,他是所有女人的憧憬與夢想。

  身為陸家大少爺,他從小含著金湯匙長大,卻不同于別的紈绔子弟,他還是最年輕的軍區少將。

  而且,她暗戀他已久。

  一想到今晚是他們的新婚之夜,她的臉就不由得燥熱起來,心跳加速。

  時間悄悄走到了午夜。

  霍沉香蜷縮著瘦弱的身子,窩在沙發里,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門被人推開,男人高大的身影一聲不響地走了進來。

  陸景天身著迷彩服,一身軍裝,正氣凜然。

  明明應該是威嚴無比,可在那張正氣的面容上,卻偏偏生出一絲慵懶。

  沙發上的那個小女人,卻什么聲響也沒聽到,依舊熟睡著。

  陸景天輕描淡寫地看了她一眼,臉上不免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意。

  這個女人就是霍家給他準備的——所謂的生子工具?

  陸家和霍家,一直是門當戶對的兩大豪門。

  他與霍家大小姐霍蔓婷自小就有婚約,且因為他特殊血型的緣故,小時候霍蔓婷還曾輸血救過他的性命,所以他并不排斥與霍家的聯姻。

  只是沒想到霍蔓婷在婚前被查出不能生育,而霍家又不想放棄與陸家聯姻,便出此下策,讓霍家的私生女霍沉香來代孕。

  霍沉香,霍蔓婷同父異母的妹妹,從不被霍家承認的野種。

  陸景天上身微微前傾,仔細的打量了霍沉香一眼。

  面前的這個女人,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她是個為了金錢,什么都可以出賣的人?

  畢竟,這個私生女,外界的傳聞可是不怎么好聽的。

  此時,似乎是睡得不是很安穩,霍沉香翻了個身,溫柔恬美的睡顏就這樣猝不及防地落入陸景天的眼里。

  那一頭松軟的秀發,和吹彈可破的肌膚,五官柔和美麗,嘴角邊似乎還帶著一絲幸福的笑意……

  陸景天忍不住嘴角輕抿,心情也跟著愉悅了許多。

  看來,這段荒唐的生子婚姻,也不全然是壞事。

  陸景天走上前去,將小女人輕輕抱起,抬腿大步走進了臥室。

  一陣涼意讓霍沉香醒了過來。

  她睜眼一看,自己已經躺在床上,還是一絲不掛。

  “啊,景天!”

  霍沉香驚嚇了一聲,下意識伸手,推著男人的胸膛。

  “怎么,害羞嗎?”

  陸景天唇角微勾,帶著一絲嘲諷。

  一個不自愛的女人,怎么會害羞!

  沉香的小臉一片通紅,一醒來就是這樣的場景,即使已經結婚了,她還是不知道怎么應對。

  “景天,我……我……”

  陸景天沒有讓霍沉香說下去。

  他俯身,吻在了小女人兩胸間的肌膚處,一路吻上去。

  香肩、脖頸、臉頰……他是如此慢條斯理,慵懶而又放肆。

  霍沉香從未被男人碰觸過的身子本就敏感,在陸景天刻意的挑.逗下,體內像有團熱浪迅速擴散到血液,令她燥熱難耐。

  “想要?”陸景天緊緊吮住她瑩潤的耳垂,輕輕咬下。

  “啊?!被舫料憬懿蛔〉陌l出一聲低.吟,小臉滾燙的像塊烙鐵。

  他的手已經撫過她的腿部,探向了她最隱私的部位,她緊張的并起雙腿,被他再次分開后就沒再反抗。

  她的心在多年前就給了這個男人,現在她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她心甘情愿的把身子給他,因此她努力的放松自己……

  陸景天干凈的、骨節分明的手指,觸到她濕潤的部位……


002 他的羞辱

  霍沉香的身子,在男人的手指下,顫栗著。

  陸景天再次勾唇冷笑,這個女人,演技還真是不錯。

  他原本打轉的指尖,突然刺了進去……

  這是懲罰的動作,卻被一層柔軟阻擋。

  陸景天微微一滯“你竟是干凈的?”

  兩個人同時愣住了。

  陸景天皺著眉頭,深邃的眸子意味不明。

  而疼得小臉發白的霍沉香,先是迷惑,然后是委屈。

  難道在陸景天眼中,她就該是不干凈的嗎?

  片刻的靜默后。

  陸景天的手指退出,他健碩的身子壓了上去……

  他分開沉香修長白皙的美腿,一個沉腰,沖進了柔嫩的緊致……

  “唔——”

  沉香痛苦地一皺眉,死死地咬緊了嘴唇。

  身下,一朵嫣紅的玫瑰在潔白的床單上綻開。

  他,真的是她的第一個男人!

  陸景天心里某一處地方,驀然受到了撞擊。

  不由自主的,他放慢了動作。

  “嗯……景,景天……”沉香感受到了那份溫柔,情不自禁的呢喃著。

  陸景天俯視身下動情的小女人,安撫的輕輕啄吻她的眼睛,嘴唇……

  等到沉香完全適應后,陸景天才放開自己內心壓抑的野獸,快馬加鞭,盡情地將她據為己有。

  該死……這種如食罌粟的快感,竟然從來沒有過!

  身下的女人,帶著致命的誘惑,按捺不住,陸景天一次又一次地占有……

  第二天。

  當霍沉香醒過來的時候,陸景天沒在身邊。

  昨夜的回憶涌入腦海,她紅著小臉,幸福的笑了。

  她終于成了景天的妻子!

  簡單的收拾后,沉香強忍著身體的不適,直接走向書房。

  出嫁之前,爸爸曾經給她仔細講過景天的生活習慣。

  果然,陸景天坐在書桌后,正在閱讀一份軍報。

  這一刻的他,不像平時的慵懶,也不像昨夜的狂肆,而是真正軍人的冷峻凜然。

  霍沉香還記得,自己第一眼愛上他,就是現在這種感覺。

  心,忍不住的怦怦直跳……

  沉香放輕腳步,走到茶幾前,泡了一杯紅茶。

  她把茶杯輕輕放在陸景天桌上,試探著道“景天,早餐想吃什么?我給你做?!?/p>

  陸景天靜默著,目光一直沒有離開軍報,就像身邊沒有人一樣。

  霍沉香動了動嘴唇,卻再也說不出第二句。

  昨夜的溫柔,或許只是一場夢,不是嗎?

  沉香轉身,依然輕手輕腳的向門口走去。

  就在她走到門口的時候,身后傳來輕輕的一聲,“嗯?!?/p>

  只是這么一聲,陸景天再沒有別的表示。

  而霍沉香,身子震顫了一下,整個人被巨大的喜悅淹沒。

  景天同意她給他做早點了!

  爸爸說得對,石頭也有焐熱的一天。

  她只要堅持,景天一定會愛上她的……

  沉香就像插上了翅膀,腳步輕盈,連身體的疼痛也感覺不到了。

  她剛要下樓去廚房,忽然,聽到臥室里傳來手機鈴聲。

  那是她給爸爸預設的鈴聲,爸爸也是霍家唯一一個對她好的親人。

  沉香快步回到臥室,接聽了電話。

  “沉香,景天……對你好嗎?”

  電話里,霍青的聲音有點忐忑。

  霍家本來只是想讓沉香代孕生子,一年的婚姻,是霍青為小女兒爭取的唯一回報,他卻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不是真的對女兒好。

  霍沉香被蒙在鼓里,理解不了父親的擔憂。

  她歡喜的回應道“爸爸,景天對我很好,你放心吧?!?/p>

  “沉香……”

  霍青不相信,陸景天的性格他是知道的,那么驕傲的男人,會輕易接受他這個無能岳父的安排?

  沉香肯定是不想自己擔心,報喜不報憂。

  霍青語重心長的囑咐道“沉香,爸爸知道你性子倔不服輸,但你進了陸家,千萬不要頂嘴,一定要讓景天在一年里喜歡上你,不然我怕你到時……沒人疼!”

  差一點,霍青就說出了真相。

  “爸爸,我真的很幸福?!?/p>

  沉香為了不讓父親無謂的擔憂,加大了語調,“爸爸,你放心吧,我保證做個乖巧媳婦,讓景天這一年里愛上我的!”

  霍沉香說話的時候,臉上洋溢著幸福。

  陸景天先前的回應,給了她從未有過的信心,可她卻不知道……

  臥室門外。

  陸景天臉色冰冷,差點捏爆手里的茶杯。

  該死的,這個女人原來知道一年的協議!

  還妄想在他面前演戲,讓他愛上她?

  更該死的,他差一點,就被這個什么都可以出賣的女人騙了!

  霍沉香結束與爸爸的通話后,再次向樓下廚房走去。

  匆匆忙忙的她,完全沒有看到,角落的垃圾桶里,多了一個變形的茶杯。

  這兒是陸景天的私人別墅,只有一個中年女傭,負責平時的清潔。

  當霍沉香做好早點,準備上去叫陸景天的時候。

  女傭提醒道“少奶奶,少爺已經回陸家大宅去了?!?/p>

  “回大宅去了?怎么也不等我一起?!?/p>

  新婚第二天,本就該去給長輩問好。

  霍沉香急忙解下圍裙,就要上樓換衣服。

  “少奶奶,你別急,少爺他……”

  女傭聲音別扭,繼續說道“少爺說了,你不用回去,老太太不想看到一個……野種?!?/p>

  女傭不想說出這么難聽的話,可陸景天的命令,她更不敢違背。

  霍沉香呆滯的站在樓梯口。

  是呀,她只是個霍家不承認的……野種。

  連進入陸家大宅的資格也沒有,不是嗎?

  沉香苦澀的笑了笑,回過身來問道“那景天有沒有說,他幾點回來?”

  “少爺沒說?!?/p>

  女傭把頭低了下去,實在是不忍再看少奶奶的笑容。

  “沒說啊,那我做好飯等他……”

  沉香一步一步的回到了廚房。

  這是他們新婚第二天,一個人吃飯不吉利的。

  所以,她一定要等到景天回來,多晚都等。

  霍沉香這一等,就是一整天。

  陸景天不僅沒有回來,還把她的號碼拉黑了。

  ……

  一個多月后。

  沉香站在二樓窗口,望著別墅的大門。

  手,不自覺的撫摸著腹部。

  她懷孕了。

  在她想要放棄的一刻,寶寶意外來臨。

  或許,寶寶能夠捂熱冰冷的石頭?


003 把字簽了

  九個月后。

  霍沉香在醫院婦產科的病床上,掙扎著坐了起來。

  剖腹產的傷口還未痊愈,她顧不得疼痛,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沉香姐慢點,小心傷口?!?/p>

  一個小護士推門進來,手里抱著剛剛洗完澡的寶寶。

  沉香回到床上,小心的接過了寶寶。

  陸子尚,乳名左左,她給兒子起的名字。

  寶寶一到她懷中,立刻咯吱咯吱的笑了。

  “沉香姐,左左太可愛了,我們科所有人都搶著給他洗澡呢?!?/p>

  小護士站在床前,逗弄左左的小肉手。

  一半是對沉香這個單身孕婦的同情,一半是左左太可愛,整個婦產科的醫生護士,都對霍沉香特別照顧。

  左左似乎聽懂了小護士的話,抬起手搖啊搖,就放在了沉香的病服上,抓啊抓,抓得好起勁。

  沉香緊緊的抱著寶寶,笑容從未有過的幸福。

  隨即,她整個人突然緊張起來,問道“悠悠怎么樣了,會有事嗎?我想去看看她?!?/p>

  悠悠,她的雙胞胎女兒,左左的妹妹。

  兒子很健康,可女兒正好相反,一生下來就進了保溫箱。

  小護士也擔憂了起來,甚至不知道怎么安慰霍沉香,悠悠的狀況實在是不樂觀。

  就在這時,病房門被人推開,一大群人一擁而入。

  沉香知道的霍家人全都來了,包括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大小姐霍蔓婷。

  而陸家,只來了一個管家。

  沉香唯一想看到的,等了整整十個月的那個人,還是沒有出現……

  “霍沉香!趕緊把字簽了!否則有你好看的!”

  霍夫人從不掩飾她對沉香的憎惡,把一份文件扔在了病床上。

  簽了?簽什么?

  沉香拿起文件一看,五個大字——離婚協議書。

  沉香的心,就像被刀子刺中……

  她剛剛生下孩子,陸景天就要把她掃地出門?

  沉香猛地抬起頭,看向了陸家管家。

  陸家管家面無表情的說道“這是少爺的意思,少爺說了,他只想看到小少爺?!?/p>

  說著,陸家管家大步上前,一把將左左搶了過去,然后轉身就走。

  沉香急了,不顧一切的要追上去。

  霍夫人擋住了沉香,風韻猶存的臉上一片猙獰,“霍沉香,你真以為你是陸家媳婦嗎?你配嗎?如果不是蔓婷暫時生不了,你以為陸家會多看你一眼?”

  原來……自己只是生孩子的工具?

  沉香靠著床,身子搖搖欲墜。

  她面無血色,看向了爸爸霍青。

  霍青本想走上去,卻被霍老太太一把推開。

  老太太陰沉著目光,“霍沉香,把字簽了,霍家會給你補償!”

  補償?那可是她懷胎十月的寶寶……

  沉香想笑,笑容卻浮不上臉頰。

  眼前這些人,可都是她的親人。

  他們怎么可以這么殘忍!

  霍老爺子也開口了,重重的柱了一下拐杖,命令道“沉香,你簽了字,霍家可以正式接納你?!?/p>

  正式接納,從野種變成千金小姐?讓她用寶寶換取榮華富貴?

  霍沉香猛地挺直了身子,嘲諷的笑了。

  夠了,她忍夠了!

  無論是陸家,還是霍家,她都忍夠了。

  沉香忽然平靜的說道“能都出去嗎?我要換衣服了!”

  從今天起,她要找回自己渾身的刺,保護自己!

  “霍沉香,你還想耍什么花招?”霍夫人咆哮起來,習慣性的揚起手,要一耳光打下去。

  這時,霍蔓婷意外的阻止道“媽,你也別怪妹妹,讓我與她談談吧,你們先出去,相信我,我會好好與妹妹商量的?!?/p>

  在眾人面前,霍蔓婷永遠是乖乖女的模樣。

  等霍家其余人出去后,她瞬間變色,湊近沉香,得意冷笑道“霍沉香,我知道你還有一個女兒,要不要我通知陸家?”

  “你想干什么?”

  沉香憤怒的捏緊了拳頭,陸家要是知道了悠悠的存在,肯定也會把悠悠搶走!

  “我想幫你,讓你女兒留在你身邊?!?/p>

  霍蔓婷倒沒有說謊,陸子尚已經是一根刺,她可不想有第二根。

  而且,正是因為她的“幫忙”,陸家才不知道悠悠的存在。

  想到這兒,霍蔓婷嫉恨的看了霍沉香一眼,又說道“只要你簽字,發誓永遠不認回陸子尚,我就幫你聯系最好的醫生,讓你女兒活下去,怎么做,你選擇吧?”

  選擇?

  沉香根本沒有選擇,左左已經被陸家奪走,她再不能失去悠悠。

  況且,她已經對陸景天……死心了!

  她現在只想盡快離開這兒,帶著悠悠遠離這個城市……


004 四年后的重遇

  四年后。

  “薰衣草”時裝店,工作間里。

  沉香在整理存貨,精神有點恍惚。

  昨晚,她又夢到了左左。

  離開這個城市多久,她就思念了兒子多久。

  三個多月前,她終于忍受不了思念的煎熬,帶著悠悠回到了這個城市。

  “沉香!快點!來了位大人物,店長讓我們都出去服侍著,得罪不起呢!”同事廖可可跑進來催她。

  沉香頭也沒抬,繼續整理庫存,“算了,你們去吧,少我一個不少?!?/p>

  “哎呀別理了!可帥著呢,飽飽眼福也好!”廖可可抓住沉香的手就往前面走。

  沉香有點無奈的嘆了口氣,她心里只有左左悠悠,對什么帥哥完全沒興趣。

  來到前店,沉香隨意的看了一眼,然后……

  她整個人呆滯了!

  沙發上那個坐姿隨意,但卻處處透著尊貴的男人,竟然是陸景天!

  四年了,他們居然以這樣的方式重遇了!

  沉香甚至沒有半點準備!

  很快,沉香又笑自己,要什么準備?

  他又不是來找她回去的,別自作多情了!

  沉香要躲,陸景天卻抬手一指,“就你了?!?/p>

  說話間,沉香就被人推了出去,尷尬地站在他面前。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Copyright ? 網絡旅游網平臺@2017

双色球跨度500走势图表